2018全球关键在美元

2018全球关键在美元

2018-01-15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8-01-15 00:41经济日报丁予嘉
新的一年,美元跌势似乎并未停止,去年的国际美元指数是2007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,我认为川普是美元弱势最重要的元凶之一,但美元的弱势也成为全球资本市场持续荣景的关键所在。

2017国际美元指数全年总跌幅达9.7%,相较国际金融市场,美国道琼工业指数上涨达25%、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达34%、甚至连原油与黄金涨幅都接近15%,弱势美元在不同类别的金融市场发挥重要核心作用。 同时,个别金融市场则同时出现波动度下降的特殊现象,包括全球股票、债券、商品与外汇市场都是如此,全球主要股市波动度与年内的回档幅度都创近30年历史新低(如图),同时这些股市则不断创下波段甚至为历史新高,全球资产高价格与低波动并存,也使得国际资金寻找收益这件事的困难度更高。

弱势美元成为推升金融市场的利器,主要有下列几个原因。 第一,疲软的美元是有助美国经济成长表现的,除了制造出口有所助益,美国大型跨国企业认列收益也会因此增加,如同川普会晤美国制药商时即表示,「看看中国和日本这几年所做的事,他们大玩货币贬值,而我们傻傻地呆坐在那里」,过去各国政府纷纷藉由货币手段刺激出口竞争力已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第二,弱势美元提供新兴市场得以重新喘息休养生息机会,新兴市场国家及企业因弱势美元,偿还美元计价的对外负债成本降低,有助国家与企业资产负债表的强化,增强新兴市场经济回复的能力。

第三,弱势美元更有助于推升以美元计价的石油、黄金等原物料价格表现;美元与大宗商品价格的跷跷板效应,让海外投资者投资此类商品有更强的购买力。

所以,弱势美元具有推升美国出口的经济助力、新兴市场债务压力减轻、大宗物资价格推升等动能,美元弱势表现对全球金融市场报酬率的好表现贡献功不可没。

惟美元走势强弱关键点,仍聚焦于川普的身上。 在去年初时,市场曾一片看好美元,除了对川普政策乐观期待,也认为联准会的升息步伐将为美元带来走强的加持,但实际上美元表现不升且跌势加剧,重要关键也是因为川普的不一致性所致。 现在,市场再度期待川普的税改政策能吸引跨国企业资金回流美国,高盛预估约1 兆美元的海外资金将回流美国,企业可能会使用汇回的资金提高股利发放、或是购买库藏股,但税改真能否提高企业投资意愿仍有待观察,毕竟美国停滞的劳动生产力与陈旧的基础设施,都是限制经济增长与企业投资意愿。

国际美元反转增强的风险也正酝酿提高中,若美元一旦走强,很快让支撑全球2017年的资产涨势带来明显修正压力。 包括美国劳动市场相对吃紧、扩张财政政策刺激通膨可能、联准会加快缩表计画,上述都为美元反弹带来有利因素;且一但国际美元由跌转涨的新趋势成形,在利率上升与汇率转强的双率增强压力下,恐怕,2018的金融市场,也会跟2008一样,动荡转折。 (作者是国票金控总经理丁予嘉博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