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視美國減稅的潛在衝擊

正視美國減稅的潛在衝擊

2017-12-22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7-12-22 01:53經濟日報 本報訊
美國總統川普就任將滿一年,終於落實了他最重要的經濟政見。減稅究竟對美國經濟可能帶來那些影響?對全球經濟將造成何種衝擊?金融市場將何去何從?由於全案極其複雜,並存在不少相互抵銷的力量,還牽涉到企業及一般民眾將如何因應,只能先提出一些基本的思路。

就經濟學理論而言,減稅是一項擴張性財政政策工具,藉由刺激投資及消費等傳輸機制,以達成促進經濟成長並創造就業的最終目標。這次減稅的重點有二:一是大幅降低企業稅率,以促進投資,並使薪資上升;第二是將所得稅的標準扣除額提高近一倍,以刺激消費。前者為主,後者為輔。

回顧1980年代「雷根經濟學」推動的減稅,聚焦於個人,藉由降低勞工所得與資本利得稅以鼓勵工作、消費及投資;現在「川普經濟學」的重中之重,則是大幅度且永久性地降低企業稅率,再加上「美國優先」的貿易政策,藉由調動企業能量使美國重新成為全球投資中心。於是一套新版本的供給面經濟學隨之誕生,基本思維是投資擴張為經濟帶來的利益,將足以抵掉直接稅負加重之弊。

再者,美國已經歷數十年的「投資乾旱期」,「川普經濟學」若當真能大力振興投資,當然有助於重建美國的經濟優勢,促進創新活動及工資上升,最終還能使稅收增加,從而降低減稅的負作用。而且,隨著亞洲的過剩儲蓄逐漸耗盡,加上人口老化,美國的確需要採取較激烈的措施。

減稅案的另一項重大意義,就是美國又重回到「涓滴經濟學(trickle-down economics)」的老路,亦即企業會將減稅的利益回流到經濟體系,擴大產能投資及提昇生產力。但許多經濟學者表示「涓滴效應」其實非常小,因為降低企業稅及鼓勵企業將海外獲利匯回的傳輸過程相當艱難,企業盈餘增加更可能用於回饋股東,因此減稅的利益將偏向少數最富有的一群人,稅改的所得重分配效果並不樂觀。

而且,減稅帶來的經濟成長及稅收增加等效果,將隨著時間而遞減。賓州大學華頓模型的分析顯示聯邦赤字十年間增加數兆美元,加上目前美國已接近充分就業,經濟成長率高於趨勢水準,因此減稅後聯準會(Fed)很可能加速緊縮貨幣政策,使利率上升,抵銷掉部分減稅的效果。

儘管美國減稅在長期間的利弊仍備受爭議,至少短期的綜合效益相對明顯,可以歸結為:稅率與失業率「二率下降」,經濟成長率、投資報酬率、薪資上升率、通貨膨脹率、聯準會利率、公債殖利率及美元匯率「七率齊揚」。對全球經濟的影響,包括台灣在內,以利率上升為首。市場愈認為減稅是財政擴張政策,債券殖利率便會上升愈多,明年10年期美債殖利率一旦升過3%,不僅將壓制美股,也加重新興市場美元債務的還款負擔。

美國利率上升,擴大美國與其他國家的利率差距,加上美國跨國企業將海外累積盈餘加速匯回,都將使美元走強。美元對及日圓升值雖對歐、日經濟及股市有利,對新興市場的影響卻較複雜;川普去年勝選後新興資產曾經重挫,之後因美元回貶才得以復甦,但現在美元升值的風險又再度臨頭。利率上升加上美元升值,全球金融體系出現意外震撼的風險也將升高。

至於美股,減稅基本上能使企業盈餘增加,也代表股市將上漲。但減稅案中還包括對設備投資費用可立即折舊(有利),利息抵減額縮水(不利),及跨國企業國外盈餘匯回等措施,對個別企業獲利的影響並非一視同仁,可能要等好幾個月才能有較清晰的輪廓,屆時投資人才能決定該如何布局及選股。

總之,川普減稅政策雖引發多方爭議,既已通過,擺在眼前的就是美國正展開一場經濟政策革命;過度反應雖無必要,但若一味鄙視或刻意忽視,終將難逃嚴峻的挑戰,至少短期內將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