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觀點:中國的門羅(江春男)

司馬觀點:中國的門羅(江春男)

2014-07-16 10:51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美國有加勒比海、俄國有黑海、中國有南海,中國式的門羅主義似乎正在形成,這是有趣的對比,尤其是從地緣政治而言,美國崛起與中國崛起,均與周邊勢力興衰有關。但其餘部分差別甚大,不能等量齊觀。

當時美國宣布加勒比海是美國後院,禁止後人染指,並在此執行國際警察權力,嚴防歐洲在此建立軍事基地,並插手許多拉丁國家的經貿外交。不過,美國從未對這地區的領土和海域有任何主權主張,且從未干預或影響這海域的自由航行,這和中國門羅有本質上的不同。

美國遠水難救近火

必須指出的是,當年沒有《海洋法》,且未發現海底石油和天然氣,沒有鑽井設備,海底最多的是古代沉船,只有探險家對海底有興趣。

著名的地緣政治學者卡普蘭說,如今的南海連接太平洋與印度洋的貿易,中國想要挑戰美國,甚至取代美國,他預測南海將成為世界上競爭最激烈的水域。

他也指出兩者有很大不同,一是當年的美國軍事實力遠大於西班牙,今天中國軍力落後美國甚多,且中國勢力孤單,美國在亞洲有許多盟邦和友邦。二是,南海離美國太遠,離中國太近,遠水救不了近火。

中國把南海當作內海,當作核心利益,當作自古擁有的神聖領海,把它納入國內法律規範,並計劃成立防空識別區,進行海空雙層鎖控。這種作法,近代史上恐怕只有戰爭時期才有,當年的門羅作夢都不敢。



<摘自蘋果日報2014.07.16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