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全球關鍵 在美元

2018全球關鍵 在美元

2018-01-15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8-01-15 00:41經濟日報 丁予嘉
新的一年,美元跌勢似乎並未停止,去年的國際美元指數是2007年以來表現最差的一年,我認為川普是美元弱勢最重要的元凶之一,但美元的弱勢也成為全球資本市場持續榮景的關鍵所在。

2017國際美元指數全年總跌幅達9.7%,相較國際金融市場,美國道瓊工業指數上漲達25%、MSCI新興市場股票指數上漲達34%、甚至連原油與黃金漲幅都接近15%,弱勢美元在不同類別的金融市場發揮重要核心作用。同時,個別金融市場則同時出現波動度下降的特殊現象,包括全球股票、債券、商品與外匯市場都是如此,全球主要股市波動度與年內的回檔幅度都創近30年歷史新低(如圖),同時這些股市則不斷創下波段甚至為歷史新高,全球資產高價格與低波動並存,也使得國際資金尋找收益這件事的困難度更高。

弱勢美元成為推升金融市場的利器,主要有下列幾個原因。第一,疲軟的美元是有助美國經濟成長表現的,除了製造出口有所助益,美國大型跨國企業認列收益也會因此增加,如同川普會晤美國製藥商時即表示,「看看中國和日本這幾年所做的事,他們大玩貨幣貶值,而我們傻傻地呆坐在那裡」,過去各國政府紛紛藉由貨幣手段刺激出口競爭力已不是什麼秘密了。

第二,弱勢美元提供新興市場得以重新喘息休養生息機會,新興市場國家及企業因弱勢美元,償還美元計價的對外負債成本降低,有助國家與企業資產負債表的強化,增強新興市場經濟回復的能力。

第三,弱勢美元更有助於推升以美元計價的石油、黃金等原物料價格表現;美元與大宗商品價格的蹺蹺板效應,讓海外投資者投資此類商品有更強的購買力。

所以,弱勢美元具有推升美國出口的經濟助力、新興市場債務壓力減輕、大宗物資價格推升等動能,美元弱勢表現對全球金融市場報酬率的好表現貢獻功不可沒。

惟美元走勢強弱關鍵點,仍聚焦於川普的身上。在去年初時,市場曾一片看好美元,除了對川普政策樂觀期待,也認為聯準會的升息步伐將為美元帶來走強的加持,但實際上美元表現不升且跌勢加劇,重要關鍵也是因為川普的不一致性所致。現在,市場再度期待川普的稅改政策能吸引跨國企業資金回流美國,高盛預估約1 兆美元的海外資金將回流美國,企業可能會使用匯回的資金提高股利發放、或是購買庫藏股,但稅改真能否提高企業投資意願仍有待觀察,畢竟美國停滯的勞動生產力與陳舊的基礎設施,都是限制經濟增長與企業投資意願。

國際美元反轉增強的風險也正醞釀提高中,若美元一旦走強,很快讓支撐全球2017年的資產漲勢帶來明顯修正壓力。包括美國勞動市場相對吃緊、擴張財政政策刺激通膨可能、聯準會加快縮表計畫,上述都為美元反彈帶來有利因素;且一但國際美元由跌轉漲的新趨勢成形,在利率上升與匯率轉強的雙率增強壓力下,恐怕,2018的金融市場,也會跟2008一樣,動盪轉折。(作者是國票金控總經理丁予嘉博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