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点评论- 这两大争点

焦点评论- 这两大争点

2017-12-06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7-12-06
记者邹景雯/特稿

劳动者的权益,劳动者自己才是最核心的利害关系人,也拥有最大的发言权。 劳动者的需求有千百种,牵涉到业别、阶层、世代、价值,甚至性别,本来就很不一样;现实上,无法为每个人量身裁衣,那么进步的立法,必然就要给予最大的弹性,让劳动者可以得到最大的选择权,这是很简单的基本前提。

弹性,是给劳工方便,也对企业的竞争力有帮助,如果担心资方借此逼迫、剥削劳方,就去建立有效的防弊机制,而不是舍本逐末,反过来限制所有劳工生活与工作的弹性,这个逻辑,应该也不难懂才对。 如果比较美国、德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的规范,更可以确认,劳动法令必须弹性化,是发达国家一致的选择,台湾相对是最严格的。

以最受诟病的例假日要「七休一」为例,美国公平劳基法最宽松,对于例假日、休息日全无规定。 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都是「每周」至少一天是例假日,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是哪一天,更不会限制「做六休一」,也就是第七日不准工作,而且都没有休息日的规定。 其中,日本劳基法在例假日没给工资的义务,并且放宽四周内提供劳工四日或以上例假的雇主,得不受每周一例的规范。 韩国劳基法则是劳工在当周全勤,例假日才给工资,而劳工如果每四周的平均工时未达十五小时,也不适用每周一例,新加坡雇佣法则容许两个例假之间最长可以相隔十二日。

德国工时法看似明订星期天与法定放假日不能工作,资方也是没有给付工资的义务,不过给予相当多的例外放宽,即劳工如果无法在工作日工作,可以在星期日与放假日工作,其工作内容包括紧急救援、公共安全、医院医疗、看护、餐厅饭店的食宿、演艺、宗教、运动、休闲、广播、交通运输、能源、农畜牧、保全、清洁维护、避免原料腐败、避免生产设施的破坏等,这么多的举列,可见其宽松的程度。

台湾则是例假日、休息日入法,而且工资照给,谁曰不优? 但是把例假日由每周限制为每七日,而且弹性适用不足,这就对许多产业特性灵活的劳工造成了完全不必要的困扰,是这一年来最主要的民怨之所在,也具体反映在民调上。 什么理由不能面对? 如今尽管在附条件下有意松绑,但劳动部未来在进行所谓的「三关」时,最好实地去了解各阶层劳工的需要,否则必然争端再起。

这次修法的第二大争执,是轮班更换的连续休息时间问题。 这点,美国、日本、韩国没做任何法令限制;德国规定一般工作日连续休息十一小时,但得有例外;新加坡则是轮班每日工作不得超过十二小时,也是得有例外。 那么现在台湾希望把规定改为至少有连续十一小时的休息,但在特殊情况下,可有休息不少于连续八小时的弹性,与各国比较,是符合国际标准的,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实。 然民进党立委又进一步提出修正动议,把「例外」的门又大幅限缩,须经中央目的事业主管机关「商请」中央主管机关(即劳动部)公告,是否造成未来在实施时弹性有限? 值得密切观察。

或许,明年刚好是选季的开始,若劳基法再修正正式实施,大家不妨就将各政党及其参选人团队,全都拿来做为劳检的指标,并检视劳动部是否差别待遇,相信将是「功德」一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