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观点:铁拳下的软实力(江春男)

司马观点:铁拳下的软实力(江春男)

2014-04-21 17:01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之后,乌克兰亲俄派势力大增,东部三个大城巿同时陷入他们手中,乌克兰政府以打击恐怖主义名义,派装甲车和战斗直升机驰援,但,军人受到当地百姓包围,根本无法执行任务,乌克兰陷入分崩局面。

经济依赖俄罗斯

乌克兰人口4600万,东部三大城人口将近一千万,但是工业经济产出占三分之一,如果分离出去,乌克兰这个国家就形同被肢解了。

和克里米亚不同的是,克里米亚居民大部分为俄裔,文化上语言上政治上,都认同俄罗斯。 但是,东部居民大部分是乌克兰裔,不过,经济上依赖俄罗斯,第一语言也是俄语,讲俄语比较好找工作。

传统上,派兵入侵前会出现的第五纵队,在乌克兰根本不需要。 东部各城巿都出现民兵组织,他们以基辅中央政府失控为借口,以爱国巿民的名义,组织团练保护家乡,但因力量不够,只好向莫斯科老大求援,莫斯科则以保护俄侨名义,向民兵提供装备训练和指挥。

普丁再三强调,俄国对乌克兰没有领土野心。 他呼吁基辅尊重人民的自由选择,呼吁以民主公投程序解决乌克兰分离运动的危机,并建议乌克兰学习采取联邦制。

俄国外长再三呼吁乌克兰不要使用武力回应东部人民的合法要求,明明是要挑起乌克兰内乱,把它重新纳入俄罗斯怀抱,摆出来的却是道德高度,主张的价值都是自由人权。

普丁因势利导,花最少的成本,在幕后轻轻地拉着绳子,从内部把乌克兰搞得四分五裂,让欧美进退失据,从某个角度来看,也是一种软实力,但这是包在铁拳下的软实力。

人民无国家认同

乌克兰20多年前才独立,但是没有国家认同,政治独立是空的,经济军事外交长期依赖俄罗斯,经济乱七八糟,总理个个贪污,人民没有共同历史记忆。 自己的国家只有自己救,乌克兰血淋淋的教训,是国际秩序的新挑战。



<摘自苹果日报2014.04.21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