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制造业大复活给我们的启示

日本制造业大复活给我们的启示

2017-11-10 14:05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7-11-10 02:00经济日报本报讯
东京股市昨日盘中创下泡沫经济后,近26年来的新高点,虽然最后小跌坐收,买卖两股热力冲撞,爆发出今年的最大交易量。 日经指数今年5月到9月间在2万点上下徘徊,9月后如冲天炮般往上冲,才一个月左右,已经数次突破23,000点。 日股的荣景,除了受美股创新高的激励之外,日本制造业回流创造的好业绩是牛市的最大原因。

日本企业的年度计算是从每年4月到隔年3月,今年4到9月的上半年度结算,据日经新闻估算,约有七成的上市企业,盈余超越去年同期,是近四年来的最好表现。 同时,日本制造业的就业人口,在今年8月回复到1,000万人大关,是近七年来的最高纪录。

日本制造业再见荣景,一般认为有几个重要因素。 首先是日圆的持续走低,今年4到9月平均是1美元兑111日圆,比去年同期贬值约5%,让出口型企业业绩蒸蒸日上。

此外,产业界目前有三大趋势,让许多企业的业绩顺风而上。 最大的顺风是半导体产业的好景气。 随着物联网发展,以及智慧型手机的高端化,半导体的需求量大增,生产企业以及设备供应商的业绩大好。 例如全球第二大半导体设备商的东京威力,上半年度的盈余比去年成长2.2倍,是十年来最佳。 另外,前几年还摇摇欲坠的SONY,由于全球景气复苏,用于有机发光层(EL)面板电视机以及高端智慧型手机的专用晶片大卖,上半年SONY的盈余是2,117亿日币,不仅是去年同期的八倍,预计到明年3月的整年度盈余会破6,000亿日币,创下20年来的最佳业绩。

第二个顺风是因为东亚地区劳工成本上升后,工厂的自动化趋势。 产业用机器人生产企业,如安川电机不仅在中国的销售创下最高纪录,今年上半年结算也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高盈余;生产工厂自动化设备的三菱电机获利也创新高。

第三个顺风是能源价格回稳,使得能源相关企业的业绩上扬。 例如全球第二大重工机械企业小松制作所,因为中国与东南地区的采矿设备销售,上半年业绩比去年同期成长2.7倍;运送资源的海运公司,例如商船三井受惠于运往中国石炭货轮价格回稳,上半年度盈余成长三倍。

三大顺风之中,日本产业界有一个大隐忧,那就是劳动力短缺。 近几年由于中国与东南亚地区的劳工薪资上扬,以及日圆稳定走低,企业纷纷鲑鱼返乡,将生产据点搬回日本。 根据经济产业省去年底的调查,在2016年中约有一成的日本制造业把生产据点转回日本。

制造业持续鲑鱼返乡的结果,就是国内需要更多劳动力,加上东日本大地震后持续的复原工程,以及2020东京奥运的准备工程,建筑业也在抢人,其结果就是劳动力短缺。 日本近三年的失业率都在3%以上,今年2月降到2.8%后就维持不变,显示日本就业市场已经接近经济学所讲的充分就业,亦即是有工作意愿的人几乎都可以找到工作。

劳动力短缺已经显现在最新的企业结算,影响最大的就是需要人手的服务业。 例如黑猫宅急便(大和控股),尽管上半年业绩成长3%,但是因为人手短缺,必须将部分业务委外,营运成本大增,最后的半年度盈余就从去年同期的115亿日币,变成今年的亏损120亿日币。

观察日本制造业最新半年度结算所透露出的三大产业趋势:半导体荣景、生产自动化、资源价格回稳,显示全球景气明显回温。 目前台湾的制造业也正吹着同样的顺风,由于景气复苏以及电子产品的出口旺盛,日前主计总处宣布,今年第三季的经济成长率上修到3.11%。

然而日本企业的半年结算也告诉我们,制造业好转将会使得缺工问题更为严重,甚至会发生不同产业间的抢人大战。 台湾制造业目前所面对的五缺问题,其中缺工与缺人才的这两缺,可能会在这波制造业复苏中更为严重,需要政府与产业界及早思考对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