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视美国减税的潜在冲击

正视美国减税的潜在冲击

2017-12-22 台灣食品暨製藥機械工業同業公會

2017-12-22 01:53经济日报本报讯
美国总统川普就任将满一年,终于落实了他最重要的经济政见。 减税究竟对美国经济可能带来那些影响? 对全球经济将造成何种冲击? 金融市场将何去何从? 由于全案极其复杂,并存在不少相互抵销的力量,还牵涉到企业及一般民众将如何因应,只能先提出一些基本的思路。

就经济学理论而言,减税是一项扩张性财政政策工具,藉由刺激投资及消费等传输机制,以达成促进经济成长并创造就业的最终目标。 这次减税的重点有二:一是大幅降低企业税率,以促进投资,并使薪资上升;第二是将所得税的标准扣除额提高近一倍,以刺激消费。 前者为主,后者为辅。

回顾1980年代「雷根经济学」推动的减税,聚焦于个人,藉由降低劳工所得与资本利得税以鼓励工作、消费及投资;现在「川普经济学」的重中之重,则是大幅度且永久性地降低企业税率,再加上「美国优先」的贸易政策,藉由调动企业能量使美国重新成为全球投资中心。 于是一套新版本的供给面经济学随之诞生,基本思维是投资扩张为经济带来的利益,将足以抵掉直接税负加重之弊。

再者,美国已经历数十年的「投资干旱期」,「川普经济学」若当真能大力振兴投资,当然有助于重建美国的经济优势,促进创新活动及工资上升,最终还能使税收增加,从而降低减税的负作用。 而且,随着亚洲的过剩储蓄逐渐耗尽,加上人口老化,美国的确需要采取较激烈的措施。

减税案的另一项重大意义,就是美国又重回到「涓滴经济学(trickle-down economics)」的老路,亦即企业会将减税的利益回流到经济体系,扩大产能投资及提升生产力。 但许多经济学者表示「涓滴效应」其实非常小,因为降低企业税及鼓励企业将海外获利汇回的传输过程相当艰难,企业盈余增加更可能用于回馈股东,因此减税的利益将偏向少数最富有的一群人,税改的所得重分配效果并不乐观。

而且,减税带来的经济成长及税收增加等效果,将随着时间而递减。 宾州大学华顿模型的分析显示联邦赤字十年间增加数兆美元,加上目前美国已接近充分就业,经济成长率高于趋势水准,因此减税后联准会(Fed)很可能加速紧缩货币政策,使利率上升,抵销掉部分减税的效果。

尽管美国减税在长期间的利弊仍备受争议,至少短期的综合效益相对明显,可以归结为:税率与失业率「二率下降」,经济成长率、投资报酬率、薪资上升率、通货膨胀率、联准会利率、公债殖利率及美元汇率「七率齐扬」。 对全球经济的影响,包括台湾在内,以利率上升为首。 市场愈认为减税是财政扩张政策,债券殖利率便会上升愈多,明年10年期美债殖利率一旦升过3%,不仅将压制美股,也加重新兴市场美元债务的还款负担。

美国利率上升,扩大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利率差距,加上美国跨国企业将海外累积盈余加速汇回,都将使美元走强。 美元对及日圆升值虽对欧、日经济及股市有利,对新兴市场的影响却较复杂;川普去年胜选后新兴资产曾经重挫,之后因美元回贬才得以复苏,但现在美元升值的风险又再度临头。 利率上升加上美元升值,全球金融体系出现意外震撼的风险也将升高。

至于美股,减税基本上能使企业盈余增加,也代表股市将上涨。 但减税案中还包括对设备投资费用可立即折旧(有利),利息抵减额缩水(不利),及跨国企业国外盈余汇回等措施,对个别企业获利的影响并非一视同仁,可能要等好几个月才能有较清晰的轮廓,届时投资人才能决定该如何布局及选股。

总之,川普减税政策虽引发多方争议,既已通过,摆在眼前的就是美国正展开一场经济政策革命;过度反应虽无必要,但若一味鄙视或刻意忽视,终将难逃严峻的挑战,至少短期内将如此。